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鸣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大鸣,中国资深财经评论人,企业家。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房地产经理人联盟副主席,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常务理事,上海市普陀区区政协委员,上海春之声集团董事长。 现为每日经济新闻、经济参考报、人民网、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和讯、凤凰、搜房等多家全国大网站、权威媒体的专栏作家。 既具有实体企业的操盘经验,又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在财经评论人中独树一帜。见解独到,许多建议和观点都为后来的实践所印证。 论坛活动、特约撰稿:jackzdm@qq.com 电话021-51621058-801黄小姐

网易考拉推荐

挣钱还不如考公务员的背后  

2011-12-26 20:13:12|  分类: 经济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挣钱还不如考公务员的背后

媒体策划了一个话题:去挣钱?还不如去考公务员。一个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既不能跑赢GDP的增长速度,也不能跑赢CPI,开始不会理财,在被忽悠去理财后,发现财越理越少。相反,公务员往往是风调雨顺的一年,据《2010企业年终奖调研报告》显示,北京地区企业人均年终奖为5008元。人民公仆旱涝保收,难怪现在大学毕业生甚至博士生都在考公务员。

中国的管理成本有多高,消耗在管理的成本有多大,看看中国财政税收有多大就可以了。税费多如牛毛,最近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减税,但不知道能不能减掉负担,可以确定的是,房产税有新增加了。至于效果如何,我们看看未来的税费收入是在增加还是在减少就明白了,这不是理论的问题,只是时间检验的问题。

所以,很多人对如下情况感到愤懑:中国特色的高额利差养肥了垄断的银行们,以至于民生银行董事长说利润太高都不好意思公布;垄断国企,一手拿着廉价的贷款,一手垄断市场获取垄断租金,自然员工个个高收入;这也是费,那也是税,财政收入连年超高速增长,税负都全球第二了,可神马国民福利都没有,生一场病,半辈子的积蓄就没了。可怜的体制外“杨白劳”们,活该“少壮不努力,老大进不了编制”,辛苦一年的血汗钱,转眼间就交到了人家的手里。

体制内外的福利差异这么大,是千军万马考公务员的一个原因。就算拿着名义的高薪的白领们并不高兴,他们这些所谓的高薪还不够通货膨胀的,还不够应付日益增长的房租、放贷以及生活成本。而很多人进入体制内,考上公务员,其地位其神情就焕然一新。中国几千年的官本位制度,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不但没有垮掉,反而以更加“先进”的面貌渗入到社会各个角落。公然的假大空,连说起来都不觉得脸红,连古代的所谓官德名义都丢掉了,赤裸裸的权力关系如同一张张蛛网,盘踞在中国广阔的市场经济的身上。很多所谓的畸形以及低效率,很大程度上是权力支配市场的结果。

人们并不仇富,仇恨的是那种依靠各种权力获得不义之财的人。辛勤致富没有人会仇恨,反而会很尊重他们。但是,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畸形的“利润”创造模式摧垮了人们勤劳致富的观念,劳资报酬在利润链条中比例越来越小,各种金融资本和权力资本大行其道,盘剥实业家和劳动者。现在必须到了改变的时候了,否则,实业被挤垮,中国制造不是被国际资本做空,是被权贵和金融高利贷主义挤垮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中国制造的推动者得不到应有的报酬,中国经济谈和发展。

中华民族是勤劳的民族,勤劳所得并不一定使得每个人都致富,勤劳得就像工蚁一般从大年初一忙到大年三十,推动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此同时,过劳死也呈急剧增加趋势,据估算,中国每年因过劳死去世的人多达60万。劳动的收入占GDP的比重越来越少,最终会是一个悖论:经济发展需要更多的消费者,但我们的消费者却在收入分配中所获甚少,消费不起。中国农民是每个人都在盯着的一个群体,他们子弟成为廉价的农民工,他们是消费品最重要的消费群体,但他们收入基本上是最低的。

为什么人们不愿意涨工资,原因在于,人们发现能够涨工资的大多都是体制内的工作人员,而在体制外工资不但不会因此上涨,反而更加苛刻。所以,以至于现在,舆论对于涨工资和涨福利的事情感到异常的愤怒,这是损不足以补有余,最糟糕的分配体系也不至于如此,所以,最近高层多次提出要改革分配收入体系。

大量的优秀人才不去创实业去考公务员,不仅仅是整个教育体制的悲哀,试想,在一个银行利润高的都不好意思公布,而实业被迫去借高利贷的情况下,如何去发展实业,如何去创新创造。有机会的地方已经被权力和垄断盘踞,资源和位置都已经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新增的机会很多情况下也是“萝卜招聘”。老爹不是李刚的人们,伤不起。其实,整个中国经济也是伤不起。中国历史上之所以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大倒退,主要是利益集团宁愿醉着死,也不愿意站着生。这是一种非理性的行为是很难想象的,但是这种看似不可思议的行为却在中国历史上一轮一轮的上演。

中国每一个直接生产者养育多少体制内的官员或者各种各样的“临时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所养官员的人数“可以”越来越多。但是,大家都去考公务员,利用权力大小通吃,谁来做实业,谁来做市场,谁来创造利润,谁来推动经济的增长?其实我们都知道,但我们还是要不停的反问,只有不停的反问才能反思。

  评论这张
 
阅读(50503)| 评论(2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