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鸣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大鸣,中国资深财经评论人,企业家。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房地产经理人联盟副主席,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常务理事,上海市普陀区区政协委员,上海春之声集团董事长。 现为每日经济新闻、经济参考报、人民网、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和讯、凤凰、搜房等多家全国大网站、权威媒体的专栏作家。 既具有实体企业的操盘经验,又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在财经评论人中独树一帜。见解独到,许多建议和观点都为后来的实践所印证。 论坛活动、特约撰稿:jackzdm@qq.com 电话021-51621058-801黄小姐

网易考拉推荐

体制内的蚊子都比别的地方肥  

2010-08-15 23:43:33|  分类: 民生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体制内的蚊子都比别的地方肥

 

有一个年轻的朋友,在体制外悠游惯了,但毕竟“自由的一无所有”了。于是此君发奋读书,再靠一些门道,终于跻身于体制内了,问及庙堂与江湖之间的差别,他只用一句话,概括了为什么那么多的年轻人千方百计的想考公务员:体制内的蚊子都比别的地方肥。

 

近日,《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新闻报道和公文稿件慎用词汇表》(简称《词汇表》)在网上流传。对于这份《词汇表》,公众舆论集中关注了它对“垄断”和“高薪”等词的“不使用”。中石油之所以“韬光养晦”,大概是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别小看披着体制内的这张皮,可有大用处。

 

金融时报有一篇文章《“体制内”吃鸭记》写出了体制内的优越性,作者是一个体制外的人,但靠着一个体制内的人吃了一顿美鸭,最后,作者反思自己:自己是不是也该走走门路,去考个公务员?

 

体制内是一个中国特殊的词汇,没有确切的内涵,但是大家都知道指的是什么,正像没人能够清楚的定义数字1是什么,但都知道1是什么一样。在中国似乎总是存在一个体制内外的玻璃墙,这堵墙其实是从古代社会的庙堂江湖分野承继过来的。体制内的在玻璃墙内,享受各种各样的看不见的优越性,这种传统,使得我们国家的公款吃喝一直高居不下。即使是体制内的蚊子,都能沾点腥,所以,大学生毕业都想考公务员,进事业单位,正是“一朝身等体制内,衣食无忧度白日”。

 

即使不找出具体的分肥数据,时时爆出的各路蛀虫私挪公款新闻就足以让人感到行政运行成本有多高。长官挪用公款去豪赌、公务员也可以公款旅游、还有贪污数额越来越大的腐败案,正是枝枝红杏出墙来,让人目不暇接。譬如说,2009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官员公款出游案件165件,涉案人数634人,受党纪、政纪处理187人。但所谓的查处大都以退款或作检查了事,鲜有因此丢官的。而且,体制内的企事业单位也不甘寂寞,各路爆炸新闻也是紧随其后:检查日报日前报道一个国企老总,挪用巨额资金,到澳门好多;这比自己赚的钱玩的爽多了,自己的钱还能这么糟蹋?还有很多垄断部门的小小员工,人家都不稀罕提工资,福利和各种收入说起来都不好意思听。

 

最近媒体报道一个案例:7月下旬,利辛县为了制止公款吃喝、公务员中午饮酒等问题,由该县纪委牵头,成立检查组不分时段、不打招呼,扛着摄像机进入酒店明察暗访。耐人寻味的是,在查处了一批公款吃喝行为后,县城的多家高档酒店却撑不住了,一时间,多家大酒店生意变得惨淡,门可罗雀。试想,公务吃喝吃掉多少财富,这些财富本来是该给创造财富的人提供资本积累和扩大社会再生产用的。而且,天天吃喝的官僚能够真心真意的为老百姓办事吗,权与钱交换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据有关方面不完全统计,全国公款吃喝开支1989年为370亿元,1994年突破1000亿元大关,2005年突破了3000亿元大关。

 

当前大学生就业很难,很难得一个重要因素是越来越多的“体制内人”破坏了社会的正常积累,我们的税赋水平有多高,各种权力直接将魔爪伸向市场,美名其名曰检查、指导、学习,企业和个人办个事情要经历多少重小鬼把门。如斯,本来可以继续扩大再生产和创造更多的财富,也可以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却被这些体制内的蚊子甚至是巨蟒叮咬的无法更快的进步。

 

大量的税收通过各种形式转移到了国企手里,充当与民资竞争的杀手锏,再加上各种各样的明里暗里的支持,即使不卡民企,也难以与其争锋,如此,国企还有什么动力去竞争?股市圈钱、越权圈地、转移财富,倒是成了头等大事。至于创造财富的事情,动力明显不足。享受着权力庇佑的好处,体制内的蚊子不比野地里的蚊子体态肥胖很多,那倒是怪事。

 

正如开头那位年轻的朋友,开始认为公务员或在官员毫无理想,混吃混喝浪费人生,等待自己在体制外混了好久还不如体制内的蚊子,于是觉醒了,下定觉醒要进入体制内当蚊子去了。

 

但是,体制内也并非没有忧虑,一个垄断国企的员工说,现在最担忧的是这种垄断地位还能维持多久,意思是说,他还能在玻璃屋里享受优越性呆多久。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这要看我们对于这堵玻璃墙容忍度还能有多大。不过,可以明确的是,今后正当的竞争性越来越成为生存的手段,而靠着温室过冬的蚊子,再肥也肥不了多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467)|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