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鸣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大鸣,中国资深财经评论人,企业家。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房地产经理人联盟副主席,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常务理事,上海市普陀区区政协委员,上海春之声集团董事长。 现为每日经济新闻、经济参考报、人民网、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和讯、凤凰、搜房等多家全国大网站、权威媒体的专栏作家。 既具有实体企业的操盘经验,又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在财经评论人中独树一帜。见解独到,许多建议和观点都为后来的实践所印证。 论坛活动、特约撰稿:jackzdm@qq.com 电话021-51621058-801黄小姐

网易考拉推荐

转型的中国为何阵痛呻吟此起彼伏  

2010-03-14 22:39:28|  分类: 经济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型的中国为何阵痛呻吟此起彼伏

 

 2010年,是中国经济真正转型的关键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宣告了过度依赖外需拉动经济增长方式的破产,财政支出的扩大和地方债的危险隐现,则是在警告过度依靠投资推动经济增长很危险。出口、投资和消费三驾马车中的两架马车已经过度透支而劳顿不堪,剩下的只有在消费这辆马车上下足功夫。

 

 转型是必须的,但如何转型现在也有了一些思路。但是,有不少思路是“为转型而转型”,根本就没有经过可行性的分析。论证思路也是冠冕文章,从“理论”到“理论”式的论证。官僚式的转型又增加了经济转型的难度,消费不振和内需不足让经济不时地发生转型阵痛的呻吟。

 

 第一,不建立在需求基础之上,盲目强调升级换代。各种官方文章到处宣扬产业升级换代,而且也宣传了好多年,那为行动不起来?原因在于这是一种“被升级换代”,不是建立在市场需求基础之上的升级换代,比如,各地一哄而上搞低碳,买台新机器和改变一些用词假装升级换代等等。政府总是喜欢主导企业的升级换代,如果成本太大或者取得的效益不高,行政命令总是执行不下去。有些人认为企业家脑子坏掉了,事实上,他们是市场的利益攸关者,切实从自身出发不敢“瞎折腾”,而且也没有财力瞎折腾。

 

 真正的升级换代是应市场需求而变动的,不是根据行政命令而变动的,有些地方大搞“升级换代”的形式主义,结果不仅折腾了市场,也毁掉了真正的创新思路。真正的升级换代的典范是应运市场需求而产生的。比如说浙江的一些小企业家,他们的脑子转的很快,市场需求层次提高了,他们如果还是生产老一套,肯定是要吃亏的。他们转变快,不是因为他们脑子转得快,是因为市场需求变得快。商人和企业家的发现市场机会的嗅觉比一些官僚们更灵敏,官僚们的嗅觉都用在了政治机会上了,当政治机会和市场机会冲突时,抉择就跑题到政治机会上了。这是老爷式升级换代,不是真正的升级换代。

 

 第二,低端产业吸纳众多劳动力,而高端产业往往是挤出很多劳动力,这是中国现在淘汰“落后产能”的经济风险。当前出现两种极端情形,一种是被冠以“落后”产能的产业却吸纳了中国绝大多数的劳动力,而且还闹了“民工荒”,一些所谓高端的产能,却总是踢出了不少高级白领,很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不是因为大学生人数多了,而是因为我们的“高端产能”被限制死了,发展速度太慢,吸纳不了那么多的白领,于是就出现了大学生和农民工抢“低端产能”的饭碗的局面。

 

 中国要想真正的淘汰落后才能,除非打破优势产业的垄断,否则,淘汰落后产能的做法就面临着巨大的经济风险和社会风险。因为如果很多落后产能淘汰了,新的产能还很弱小,必然牺牲一部分劳动者的就业岗位,造成失业和待业人数的增加。怎么办,除了打破高端产能的国有垄断,削减消费税和营业税以增加服务业的蛋糕别无选择。国有企业享受贷款和垄断保护,无论这种保护的名义有多么的高尚,都无法回避效率低下,市场发展速度不快和老百姓非常反感的垄断巨额利润的现实;我们的服务业税收太重,消费税也很重,现在是需要鼓励消费和鼓励扩大服务业,而不是加收重税让服务业抬不起头来,让消费直不起身来。

 

 打破垄断是为了中国民营企业获得更多的空间,增加效率和增加就业;而在过剩经济时代,我们不能指望农业和工业增加多少就业,可能还会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劳动者素质的提高而锐减,我们只能指望我们的各种服务业能够做大,增加更多的就业岗位,扩大一个个产业的价值链。只有这两项做好了,我们淘汰落后才能有底气,才能适应中国制造高端化的要求。

 第三,政治体制改革落后于经济体制改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为什么经济的右腿迈的那么快而政治体制的左腿那么慢?从根本上来说,现在中国的改革到了结构性改革的时代了。以前我们搞改革,尽量不要树敌太多,努力做大蛋糕就可以了,一些核心的改革我们绕过去了,“曲线救国”比苏东剧变的模式好多了。

 

 但是,权力屡屡侵占市场的边界,贫富差距过大导致消费力瘦弱生长,等等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后,我们发现,问题是可以暂时绕过去,但没解决的总归绕不过。让贵族远离经济,让权力远离利益,对特殊利益集团进行有效切割,才能真正的趋近收入的均衡。共和国的后三十年,我们实现了部分的“国强民富”,这是有目共睹的,但我们历史教训一再告诉我们,当贵族霸占了优势资源,贫富不均严重削弱了消费力,使得生产和消费的正常循环发生故障,民穷国弱的现象是屡见不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变故的教训也不止于一朝一代。

 

    第四,现在市场经济还没有遍布到各个角落,权力野蛮伤害市场基础的做法还随处可见。政府官员主导的GDP增长沦,为数字出官和官出数字的数字政治游戏。正是因为如此,且不说量上可能有水分,就是GDP构成多是没有多大优势的产品,这样的经济增长难道不需要转型吗?转型的政治基础就是政府主导经济模式要转变,要改变官员左右经济发展的计划经济模式,切实做好自己该做好的维护市场秩序,规范市场交易,让市场经济更多的发挥作用,为民造福,为国添力而不是添乱。

  评论这张
 
阅读(11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