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大鸣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朱大鸣,中国资深财经评论人,企业家。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房地产经理人联盟副主席,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常务理事,上海市普陀区区政协委员,上海春之声集团董事长。 现为每日经济新闻、经济参考报、人民网、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和讯、凤凰、搜房等多家全国大网站、权威媒体的专栏作家。 既具有实体企业的操盘经验,又具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在财经评论人中独树一帜。见解独到,许多建议和观点都为后来的实践所印证。 论坛活动、特约撰稿:jackzdm@qq.com 电话021-51621058-801黄小姐

网易考拉推荐

被神与妖缠身的民间资本  

2010-01-04 07:14:35|  分类: 地产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神与妖缠身的民间资

 

2009年,权贵资本、国进民退的质疑声在国内不断,夹在其中生存的民间资本如同风箱的老鼠,这就是民间资本的生存状态。更吊诡的是,一方面要防止这些民间资本变成蝗虫游民为害一方,又要激发他们的热情,不能让国资唱独角戏。而处于这个风箱两端的是,“妖与神”的混乱组装,在这里面,赫赫有名的温州民间资本,向来是介乎神与妖之间的一种“鸭嘴兽”。

 

现在被称之为奇迹的中国经济,无非是民营经济的崛起带来的鲶鱼效应,如果这些民间资本都变为“储蓄”或者是流窜的资本蝗虫,自然是一种扼杀奇迹原动力的自杀行为,不过,更让人担惊的是,权力的敌敌畏大规模的杀伤蝗虫带来的生态灾害。

 

最近温州民间资本憋坏了,像无头的苍蝇,急得找不到出去的窗口了。过去的一年内,号称拥有6000亿民间资本的温州,在国内外两个市场是折戟沉沙,很多资本在2009年变成储蓄,但有报道说,最近三个月开始有“活期化”倾向,而且定期存款余额以每月10个亿的速度下降。

 

过去的2009年,温州资本在国外遭遇堵截,比如说俄罗斯的“灰色清关”,罗马尼亚的查封商铺,其他国际市场的“萧墙之祸”——华商狼吃狼行动,还有迪拜的炒楼被套,都让这个中国的犹太人群体倍受折磨。很多温州老板又都把目光瞄在了国内,炒大蒜、炒生姜、炒能源,更不用说炒房了,炒房团是温州资本在中国市场上一个“蝗虫”的代名词。

 

然而,国内市场除了炒房之外,2009年温州的大小老板们大都陷入了困顿,仅仅是山西煤改事件就让他们损失惨重。很多人建议温州商人拿起法律武器,但知趣的温州煤老板们还是很低调,打掉牙向肚里咽。山西的事件又被舆论称之为“国进民退”,在这次冠冕堂皇的行动中,给市场一个巨大的警示:政府对于市场走势的变量是巨大的。不过,也给权力执掌者的一个提醒,这么大规模地权力直接干预市场的行为,是否扼杀了我们经济发展的活动力,权力可以直接决定一个企业的去与留吗?权力的边际到底有多大?物权法、宪法以及各种保护产权的法律能在多大程度上制约发狂的权力?种种反思不得不让权力的声誉受损。但是,这些显然对于温州的老板们来说,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情,因为权力直接干预市场的行动谁也无法提前预测。

 

另一个遭遇国进民退的市场是房地产市场,只不过和煤改不同,在房地产领域是央企通过哄抬面粉(即土地)价格的办法,抬高门槛挤走很多“面包商”(开发商),炒地皮、炒楼等行动,直接抬高了房价的河床。至于温州炒房团,向来是市场的“鸭子”,市场水暖鸭先知,在这一块做得比较好的温州民间资本都赚了钱,而那些炒煤炒棉花炒资源的,前期都是伤痕累累。

 

温州资本在市场上扮演两种截然相反的角色,一种是民间代表,一种是“邪恶”的代表。正是这两种身份的混合,温州资本在国内有着混乱的名声。一方面,当温州资本变成了游资,就变成了蝗虫,人见人恨,这些温州造的蝗虫能量巨大,所过之处,炒楼楼价飙升,炒大蒜了大蒜飙涨,炒资源了资源暴涨,给各行各业都带来了不便,因为他们吃光了庄稼留下一片片狼籍,拍拍屁股走人了。媒体报道的那个典型事件:胡卫国的一个朋友2009年初投入400万元去炒房,短短一年时间不到,就已经赚到了1800万元,“办任何企业,也没有炒房来的钱快、来的钱多,你说他还会有心思去做企业吗!”胡卫国说。在丰厚利润的刺激下,温州已经形成一种“全民投资”氛围。民资疯狂集结房地产,造就温州超越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成为全国商品房价格最高的地方。

 

另一方面,温州资本又是民间资本的代表,也是老百姓财富的象征,他们与权力的博弈中,往往处于弱势,权力高高占据舆论和道德的制高点,因此,温州资本在历次突围中,总是绕着权力走,但总是绕不过权力的那口铡刀。而且,温州资本大多是实体产业的资本,一旦实体经济萎缩,这些原本是“良民”的资本,稳定经济的兵丁们,却很可能惊变,变成成群避寒的“流民”,甚至趁着实体经济萎缩大发难财,不过,无论如何,如果实体经济形势变好,这些资本又变成推动中国速度的榜样力量。

 

不过,谈何容易,现在实体经济还处于产能过剩的阶段,温州蝗虫喜欢吃的那几个行当,除了房地产外,大多处于产能过剩的阶段。温州市金融办一份调研报告也称,近几年,温州的民间资本特别喜欢游走在房地产、煤炭金属采矿业、资本市场等领域。但是,这些产业往往是最容易引起打击的产业,很明显,这不是权力对资本的侵犯,而是像资源、能源以及农产品都是物价成本的上游,如果不能有效的监管,像中国这样高速发展的经济体,极易发生物价全体性的上涨。

 

温州资本的前途在哪里呢?要丢掉蝗虫本色,就是短期哄抬价格赚钱谋取暴利而后拍拍屁股走人的做法,这是典型的炒股思维,这样做的后果只能是徒增温州蝗虫的凶狠和人们的憎恨。温州资本的前途在于金融业,因为温州缺的不是钱,而是一个个平台,通过一个分流的平台,把这些发生洪水一样危险的资本,变成各路资本,而这样的一个平台就是金融业。

 

温州资本是中国民间资本的方向,增加百姓的收入和提高百姓的消费能力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中国高层屡次提出要激发民间资本的热情,不能像2009年那样,国家投资唱着独角戏,这或许需要更好的引导,而不是直接干预企业的去留。

 

更重要的是,随着民粹主义的兴起,怂恿权力干预市场破坏法律制度的烈火越烧越旺,频频的举起道德杀伐的铡刀,更进一步激发民粹主义的情绪,甚至影响到了外交斡旋的余地。让我们想起鲁迅笔下那群围观杀头的人群,没有合理化的建议只有喧嚣的噪音。市场的逻辑与权力的法则不断冲突之际,更需要的不是神与妖的妖魔化,而需要的是一种人性的思考。正是在激烈的冲撞中,新思潮才能得以成长,虽然我们还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熟练掌握市场法则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值得欣慰的是,过去的2009年,是中国破釜沉舟的自救的一年,很多死角的改革正在逐步爆破,高层正在以更加坚决的态度实施经济体制改革,割掉肿瘤的行动正在开始,市场制度不断完善,而权力直接干预市场的行为势必受到遏制,像养老保险的改革、医疗体制的改进、拆迁制度的变更、以及资本市场制度加速完善措施,都彰显一句话:割掉经济发展的肿瘤,迎接新的黄金十年的到来。

 

注:一面是火,一面是冰。强冷空气继续影响我国中东部,东北大部、内蒙古东北部又迎来大风降温天气。这个元旦假日我来到了巴厘岛度假,巴厘岛非常热,又加上是雨季,热得使人身上感到黏糊糊,只要在外面行走,就会满身大汗。

 

  评论这张
 
阅读(5299)|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